与孩子共情,我们真的做对了吗?

共情(Empathy,empathy),在很多英文翻译的心理学或辅导书籍中都可以看到,译者翻译为:同情,共情。了解心理咨询的朋友都知道,共情/共情、同情和共情是三个不同的概念。

人们在越来越关注各种育儿方法的同时,也注意到很多方法都会提到“共情”这个高频词,很多父母都在刻意变得更有同理心,理解孩子行为背后的情绪和想法。但是这个概念和背后的方法并不容易掌握。

今天推送的这篇文章有点长,但绝对值得收藏和阅读。本文认真总结了与孩子共情过程中可能出现的误区,详细介绍了什么是共情,如何变得更有同理心。文末还发现了一个生动有趣的视频(视频在腾讯视频)。

看完文章和视频,相信大家一下子就开窍了。

同理心对于很多家长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词了,但是为什么做起来好像很难呢?或者,父母觉得自己已经感同身受,但孩子根本不买账,甚至可能会激化行为?

就在前几天,有个妈妈跟我说,那天孩子生病了,没去幼儿园。他想看动画片,约好了看2集。结果他看完还得看,被迫关机开始哭。母亲跟孩子说了实话,孩子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但之后就不吃晚饭了。晚上本来是要吃饺子的,但是孩子坚持要吃米饭,然后要鸡蛋,给了之后说不要。总之我气得我妈打他屁股。后来,母亲疑惑地问我:我的同理心还不够吗?相信不止一个家长有这样的困惑。那么共情到底是什么?怎样才能做到感同身受?

在我们知道什么是共情之前,我们需要知道共情图片不是什么。

同理心≠说理说教

当孩子有情绪的时候,父母虽然想和孩子的情绪联系起来,但总记得要“纠正”孩子的行为。在两用的情况下,他们往往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开始说教和讲道理。思想家、教育家卢梭曾说,世界上最无用的三种教育方法是:讲道理、发脾气、故意动。很多家长已经知道,打骂只是短期有效,长期使用会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不利于孩子独立人格和情商的发展。讲道理听起来比打骂好多了,但为什么还是很难和孩子建立联系?

首先,当孩子陷入负面情绪时,大脑处于非整合状态,负责思考的部分不再能有效工作。这时候父母讲大道理,孩子往往很难听进去。即使他们听到了,也很难理解和消化,更不用说坚定地执行了。

其次,推理时,父母和子女的地位往往是不对等的。所以,一旦开启了说教模式,合理的话就变得枯燥无味,难以接受,更容易让孩子觉得“你根本不懂我”,激起他们的反感和叛逆。所以,一旦父母开始说教,有的孩子会爆发更多的负面情绪,对父母发火;还有的自动关掉听觉通道,让自己感觉好一点;最糟糕的是,有的甚至为了给自己一个喘息的空间,需要隔离自己的感情空。如果反复出现这种情况,就会逐渐变成一种自动反应模式。

习惯于隔离自己感情的孩子,长大后会特别冷漠,对自己的情绪反应和别人的情绪反应都失去意识。对推理有很多逆反心理的孩子,长大后会特别喜欢顶撞别人。再中肯的道理,他总能找出漏洞和别人的理论,而不是为道理辩解。

而他们的潜台词,其实只是小时候包围我内心很久,却没能发出声音的声音:“你制服不了我”。所以,当孩子产生负面情绪的时候,父母在开始讲道理的时候,就已经切断了与孩子连接的桥梁。

同理心≠同情

同理心和同情,一字之差,意义大相径庭。虽然两者都是在传递爱,但慈悲的本质是慈悲。如果父母同情孩子,还是地位不平等。给予者很难感受到这种不平等,而对于接受者来说,也很难因为它的不平等而感受到完全的尊重和真正的共鸣。

因为这种意识上的不平等,同情把对方置于更低的位置,无形中使对方相形见绌,会挫伤对方的自我心。生活中经常看到有的孩子摔倒了还要爬起来,旁边的大人却看着说:“哎呀,真可惜!”结果孩子坐回去就开始哭。所以同情也会阻碍真正平等联系的建立。

同情比痛苦更糟糕

既然共情不是同情,不是居高临下,那么有人说,我看你很惨,我就让你知道我比你惨。你会感觉好点吗?

基于这种想法,我们在听别人诉苦的时候,为了安慰别人,有时会把自己的旧账拿出来翻一翻,说“这不算什么,我是……”让对方知道,我们不仅经历过这样的苦,甚至比她还苦。

这是什么效果?我们也会在家长课堂上做这种实验。有些参与者会觉得好一点,但更多的参与者会觉得我在说我的感受,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转移到你的感受上了。好像我的感受不值一提,我也不是真的有人听。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沟通双方的地位还是不平等的,重心还是不在对方身上,很难帮助对方缓解情绪。

同理心≠放任行为

别人会认为,既然我需要理解孩子才能感同身受,而孩子的所有行为都是事出有因的,我就必须无条件地允许他们的行为。这种思维把情绪和行为混为一谈。接受情绪并不意味着允许所有的行为。如果孩子的行为伤害了自己、他人或环境,还是需要适当的引导。父母需要多倾听孩子的心声,找出孩子行为背后的原因,和孩子一起探索除此之外是否还有更好的选择。

换位思考≠给建议

建议也是共情中最常见的障碍。很多时候,烦恼的妻子只是想抱怨,但理智的丈夫一听,马上就启动了狩猎模式。“这绝对是你没有做好的事情。下次遇到这种情况,你应该这么做……”结果两个人就含泪分手了。

在家长课上,家长也有反馈,往往会引起对方的反驳。“我试过这个建议,没用。我也试过那个……”我的心情不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因为尝试了很多方法都失败了,反而增添了更多的挫败感。

亲子关系上也是如此。一般情况下,父母可以觉察到孩子已经处于负面情绪中。但是,为了尽快平复孩子的情绪,很多家长在和孩子建立联系之前,就已经给出了一堆建议。当这些建议没有被孩子采纳,孩子的情绪开始升级时,家长就会再次陷入焦虑或者判断,要么否定孩子:“这个孩子为什么这么固执?”或者自我否定:“为什么我连这样的小事都处理不好?”这些情绪和评价阻碍了父母感受孩子的感受,建立真正的联系。

共情与解决行为问题

我们在课堂上讲解共情,做完练习后,家长们经常会有这样的困惑:我把孩子的情绪连接起来了,问题却没有解决!或者,我已经用了共情,但孩子还是那样。我该怎么办?必须明确,共情的首要目的不是引导孩子的行为。孩子有天生的意识。如果父母有同理心对待孩子的想法,往往会导致失败。什么是情分?怎么才能做到呢?

看完这个,你可能会想,为什么共情这么难?这既不好也不对。这是什么?

其实共情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能力。在孩子的婴儿期,如果父母带着负面情绪接近孩子,往往不需要说什么,孩子就已经意识到了,从而表现出困惑、紧张、易怒。只是随着我们的成长,理性思维逐渐占据上风,却不那么注重情感的微妙感性。

然而,同理心在与人相处中是如此重要。有同理心的人,往往能够最大限度地理解他人,赢得他人的理解,因此能够与自己和他人相处融洽。在亲子关系中,共情是父母和孩子之间的桥梁,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人本主义心理学派的代表人物,也就是共情概念的提出者罗杰斯指出,共情是一种体验他人内心世界的能力,他人的情绪是开启其世界的钥匙。画

差异是相同的对立面。每个人都和别人不一样,都是独一无二的。......

那么,如何通过他人的情绪去体验他人的内心世界呢?

我把这个过程总结为认知、接受、传递三部曲。

同理心要求父母放下自己的判断和情绪,完全和孩子在一起,进入孩子的世界,感受孩子的感受,这就是所谓的“设身处地”。在感受的过程中,父母会觉察到孩子的情绪反应,不仅仅是孩子直接表达的内容,还有孩子非语言所传达的信息,比如他们的声音、语速、表情、动作、姿势等等。另外,也要清楚孩子情绪的触发点,孩子想说的潜台词是什么,也就是孩子的需求或愿望。所以意识是第一步。

有了这种意识,父母就需要学会接受孩子的情绪,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父母需要让自己成为一个稳定的容器,能够装下孩子汹涌澎湃的情绪。在这种搂抱中,孩子知道自己是安全的,自己的情绪是被接受的,不用担心被否定或拒绝。通过接纳,孩子和家长的情绪可以连接和流动。

当父母能够稳定地和孩子的情绪建立联系,那么父母就可以把自己的理解传达给孩子,让孩子知道你被看到了。有时候可以通过语言来解释,比如正面管教的共情工具:妈妈知道你现在的感受(词汇)是因为(情绪导火索)。要是(孩子的愿望)就好了。有时候,你只需要一个会意的眼神,一个微笑,一个拥抱,或者一只手。

当你听到温暖.....蜷缩在小床上,被人爱抚,像窝里的小鸟。在我妈眼里,满世界都是温柔。

在这种传递中,孩子可以充分体验自己的情绪,并确认自己被理解。很多时候,孩子一旦知道自己被人看见了,情绪就会慢慢的淌走。

虽然共情有一定的句型可供参考,但我不建议生搬硬套。更重要的是,体验你的世界,就像我的世界一样。如果我们真的能做到这一点,我们一定会知道孩子那一刻的感受,他们的想法和需求是什么。

例如,当我的孩子杨洋快三岁时,他总是有一段时间拒绝在晚上睡觉,并经常给出一些不可抗拒的理由,如我饿了,渴了。我曾经问他,“哦,你要喝水吗?你想吃什么?”但是东西拿来他经常不吃,有几次差点让我烦死了。

当时我也觉得很苦恼。为什么孩子已经困了还不想睡觉?后来,当我试图扮演他的角色时,我突然意识到,他的情绪根本不是来自于他的需求,而是“我入睡困难,需要帮助”。

然后有一天晚上,当杨洋又开始睡觉的时候,我说:“嗯,你是不是有点困但是不想睡了?”他说:“嗯,我不想睡。”我接着说:“是真的。有时候想睡却睡不着也挺难过的。”听到这里,他躺在我的怀里,身体软了下来。然后我对他说:“如果你妈妈握着你的手,摸摸你的背,你会不会感觉好一点?”他没怎么回答,我就把他放在床上,握着他的手,摸着他的背。结果一分钟之内他就睡着了。

从这个小例子可以看出,同理心有时候就像一个点穴。一旦孩子的感受、理由、愿望都是对的,他的情绪就会流动起来,孩子不需要用这部分精力去攻击自己或他人。如前所述,换位思考并不意味着解决问题。但神奇的是,当我们能够不加判断地倾听,走进孩子的世界,与孩子同频共勉,很多家长就会发现,以前父母与孩子一直纠结的问题,往往就迎刃而解了。

......当你听到别人安慰的话语,柔软如蜜,温暖如催眠曲,整个人都会安静,舒服,放松。

所以,要做到真正的感同身受,还是需要经常扪心自问。

●我对我的孩子有没有非判断性的尊重?

●我承认孩子是独立于我的个体吗?

●我内心是否承认我们的地位是平等的?

●在移情之前,我是否已经擦亮了心灵的镜子?

我们把共情比作照镜子,也就是如实反映对方的情绪。当我们能在另一个人的眼中看到自己的情绪和内心需求时,我们会有更多的力量来调整自己。这对父母的要求很高。还好,也是可以学的。父母可以学习如何擦亮自己的镜子,镜子不仅可以照亮自己,还可以在需要的时候照亮孩子。

如果父母处在自己的情绪中,不要急于和孩子感同身受。相反,他们需要先用自己的负面情绪做这个三部曲,去察觉、接受和传递负面情绪。“我看到你了。谢谢你告诉我,我有一些未满足的需求。我明白。我爱你。我会和你一起工作,为我的需求负责。”就是让自己先停顿一下,允许自己带着负面情绪去对话,看看它想告诉自己什么,自己真正的愿望是什么,然后在情绪的流动中慢慢调整。

—结尾—

标签:教育方法心理需求

如果你感觉本文有用,可以点击此段文字或下方打赏按钮进入赞赏页面赞助我们,赞助费用将用于服务器开支及程序开发支出,同时享有优先解决问题的特殊权限,您的赞赏将保留在本站的“赞赏榜”中,再次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Thanks!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打赏 微信扫一扫微信扫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