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恐惧是对自己的恐惧

社交恐惧是人类特有的奇妙现象,在动物界是看不到的。如果他们互相排斥,那多半是为了生活界限、领地、食物和配偶,或者是独居的习惯。这样对动物的排斥是向外的,但社会恐惧似乎是对某些人的排斥。本质上是内向和自我排斥。在别人眼里觉得自己不完美,可笑,可笑,甚至从别人眼里读出自己内心的羞耻,卑鄙,病态,把别人正常的行为,声音,表情当成对自己的厌恶和鄙视。站在自己对面的人毫无察觉,社交的真正意义也就消失了。他客观上成了自己的一面镜子。一个人陷入自我排斥几乎是一种无法解决的心理困境,会激发强烈的神经质冲突,并伴有明显的紧张、恐惧、脸红、出汗、躁动甚至逃跑。不喜欢自己怎么逃避?社交恐惧带来的内心痛苦、羞耻、自我否定甚至自我憎恨,会让资深心理学家大吃一惊!有时候,似乎只有死的欲望才能稍微平息自己的愤怒。

每当我面对社交恐惧的人时,内心都会充满对文化的敬畏。有社交恐惧的人,内心都有这样一个超脱、完美、权威的自己。它用苛刻的“必要性”来控制自己。当社会生活稍有不完美,一种强烈的自我否定、贬低和谴责油然而生。谁让人心中有如此强大的超我,自然是动物没有的文化。文化刺激了人们对自尊、理想化的自尊、荣誉的过度追求,导致了一种逆转,产生了一种神经质的压抑和对自己的否定。东方文化的羞耻感可能是自我排斥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有很多社交恐惧的黄种人,日本心理学家干脆称之为恐惧症。

然而,社交恐惧有更深的含义。一般聪明、敏感、神经质的人容易陷入这样的困境,而这样的人恰好是有创造力的人。就像一个蜂群只需要一只蜂王一样,自然淘汰会让那些可能成为蜂王的蜜蜂早早被淘汰。神经质的冲突是自我毁灭的捷径。优秀的人通过这样的折磨变得平庸,失去竞争力。那么自我如何解读社交恐惧就很重要了。如果你认为你的社交恐惧是一种疾病,你就会患上抑郁症、病态行为和失败。如果你解读为我不喜欢社交,那么你得到的是时间、知识和内心的平静。社交时,在哲学、政治、文学、科学方面有所成就的人,大多是不爱社交的人。

社交恐惧的治疗,大多不是针对恐惧本身,而是针对如何接受恐惧,克服社交环境的回避。我在医科大学精神科实习的时候,门诊接诊过一个22岁的女生。她的问题是不敢谈恋爱。每当有人试图介绍她的朋友时,她都会因为恐慌而晕倒。戴医生曾诊断她为社交恐惧症,因为社交恐惧症开始只是针对某个特定的人,后来蔓延到很多人。心理治疗的时候,女孩一开始跟医生说自己的问题时很流利。后来医生指着我对女生说:“好了,你现在可以把他脱敏为你男朋友了。”话音刚落,她突然变得很紧张,脸色变红,眼睛埋着,声音颤抖,似乎要死了。

女孩的妈妈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约她下周见面。她害怕自己会生病,所以来寻求治疗。医生对女孩说:“不要急着和他谈朋友。你可以见见他,问问他的名字和年龄,回来再告诉我。”复诊时,妈妈说这次做得不错,和男孩聊了半个多小时。谈及当时的情景,女生说:“因为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问他的名字,所以没想那么多。”其实医生是在做逐步脱敏治疗。只是医生改变了女孩见男友行为的含义。以前她见了男朋友要结婚,现在要去问医生要资料。医生通过重构相亲的意义,转移了她内心的焦虑,缓解了她的社交恐惧。

坦然接受自己,承认自己不善交际,允许自己不完美,甚至愿意有些与众不同,让人讨厌,是治愈社交恐惧的良方。

作者介绍:

张兰欣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已帮助过5.1万人入驻年限12.4年
预约私聊。

—结尾—

标签:社交技能社交恐惧症

如果你感觉本文有用,可以点击此段文字或下方打赏按钮进入赞赏页面赞助我们,赞助费用将用于服务器开支及程序开发支出,同时享有优先解决问题的特殊权限,您的赞赏将保留在本站的“赞赏榜”中,再次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Thanks!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打赏 微信扫一扫微信扫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