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为什么会悲观、抑郁,没人比这位心理学顶级专家说得更明白…

美国心理学协会主席、积极心理学之父马丁·塞利格曼写过一本书叫《活出乐观的自己》,估计很多人都读过。

几年前看过这本书,但当时没有那么深的感受。这两年,经历了疫情和世界的“封锁”,经历了教育培训行业的动荡,看到了那么多大人和孩子的快乐和不快乐,再读一遍觉得“醍醐灌顶”。

这本书,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个概念:

你对周围事物的“解读风格”,即你如何看待它,决定了你是一个乐观的人还是悲观的人。

不同的解读风格导致乐观和悲观之间的显著差异。

乐观主义者喜欢把“好事”解释为永久的、概括的、与自身相关的原因,“坏事”解释为暂时的、具体的、外在的原因。悲观主义者恰恰相反。

比如悲观主义者数学考试不及格,他会解释为:我永远考不好(永久,概括),我好笨(自我问题);一个乐观主义者会解释:我这次数学没考好(暂时的,具体来说),试卷太难(外题)。

这也是后来流行的“成长思维”的理论基础。

一个悲观主义者如果能够有意识地将自己悲观的解读方式转变为乐观的解读方式,就可以“治愈”自己的悲观情绪。

马丁·塞利格曼也是“抑郁症”的研究者,特别关注儿童的心理和情绪,尤其是日益普遍的抑郁症。他有一个重要的观点:

儿童的解释风格一般在8岁之前形成,一旦形成就不容易改变。

也就是说,无论一个孩子会成为悲观主义者还是乐观主义者,早期教育和环境都很重要。

似乎也有一个塑造孩子乐观性格的“黄金期”!

今天就和大家分享一下这本书的一些章节。让我们来看看:

为什么孩子悲观,为什么乐观的孩子成绩好,为什么父母离婚会让孩子悲观?


以下文字摘自《活出乐观的自己》:

孩子为什么悲观?

解释风格对成年人的生活影响很大。它可以引起抑郁,也可以使人在悲剧发生后立即振作起来。它可以让人对生活失去兴趣,也可以让人充分享受生活。它可以阻止一个人实现目标,也可以让他超越目标。

解释风格形成于童年,那时养成的悲观或乐观态度是基本的。新的挫折或胜利通过它过滤,最后成为坚定的思维习惯。

如果你的孩子超过7岁,他可能已经形成了一种解释风格,而这种风格正在定型。


孩子8岁时,解读风格基本固定。你已经对世界有了乐观或悲观的看法,你知道这种看法对他的未来、健康和成功非常重要。你一定想知道他的观点是怎么来的,有没有办法改变。

1.母亲做什么,孩子就会学什么。

关于儿童解释风格的起源,有三种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与孩子母亲有关。

让我们看看西尔维娅在她8岁的女儿玛乔丽面前的反应。他们母女即将进入停车场的汽车。

在听他们的对话时,请特别注意西尔维娅的解释风格。

玛丽:妈妈,我这边的车门被人撞凹了。

西尔维亚:该死!你父亲会杀了我的!

玛丽:爸爸告诉你把你的新车停在远离别人的地方。

西尔维亚:该死!这种厄运总是发生在我身上。我太懒了,不想抱着包穿过整个停车场。我总是想少走路。我太傻了。

西尔维娅把自己臭骂了一顿,女儿一字不差地听她说话。不仅骂的内容不好,骂的方式也不好。

玛丽听说她妈妈遇到了麻烦。她又笨又懒,总是走霉运。已经够糟了,但是西尔维娅说话的方式比内容更有害。


玛丽听到了对这件坏事的四种解释:

1.“这种坏事总是发生在我身上。”这是一个永久的解释。西尔维娅用了“总是”。

西尔维娅的解释也具有普遍性。“这件坏事”不是“被打”的事。西尔维娅没有在一个范围内定义这件事。

她的解释也有拟人化的特点。“发生在我身上”,不是发生在任何人身上。西尔维娅把自己挑出来作为受害者。

2.“我好懒。”懒惰是一种永久的性格特征。懒惰在很多情况下是有害的,所以这是一个普遍的解释,西尔维娅将它人格化了。

3.“我总是想少走路”是一种人格化的、永久的解释,但并不具有普遍性。

4.“我真笨”——永久的、普遍的、个性化的解释。

玛丽听到了她母亲对一件坏事的四种非常悲观的解释,她学会了用这种方式看世界。

每天,马乔里都会听到她妈妈以一种永久的、普遍的、个性化的方式分析发生了什么。

玛丽跟随一个最有影响力的人学习事件的解释风格:坏事是永久的,会伤害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错。


孩子非常注意父母的言行,尤其是母亲对情绪事件的解释。

孩子会问很多“为什么”。这是因为他们想得到对他们周围发生的事情的解释,尤其是社会生活。

一旦父母变得不耐烦,不再回答孩子没完没了的为什么,孩子就会去别处寻找答案。

很多时候,他们会认真听大人对某件事的解释,但是在我们平常的对话中,大概每分钟都有一个解释,只是他们没有意识到而已。

你的孩子会听进这种解释的每一句话,尤其是对不好的事情的解释。

他们不仅会倾听,还会注意到这些解释是永久的还是暂时的,是具体的还是普遍的,是你的错还是别人的错。

我们给100个孩子和他们的父母做了一个解释性风格测试。母亲的乐观和孩子很像,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

我们惊讶地发现,孩子的解释形式与父亲的解释形式并不相似,母亲的解释形式与父亲的解释形式也不相似,这表明孩子主要学习母亲的因果关系解释风格。

2.老师和家长的批评会影响孩子的思维模式。

当孩子做错事的时候,你会对他说什么?他的老师对他说了什么?

注意,孩子不仅听对他们说的话,还听怎么说。

这在批评中尤其重要。儿童相信这些人的批评,并以此形成自己的解释风格。

世界著名的发展心理学家卡罗尔·德韦克的研究显示了乐观主义是如何发展的。也许它能告诉我们女性在童年时发生了什么,这使她们比男性更容易患抑郁症。


卡罗尔·德韦克博士:人格心理学、社会心理学和发展心理学领域公认的杰出学者之一。他目前是斯坦福大学刘易斯和弗吉尼亚伊顿学院的心理学教授,也是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的成员。她的书《自我理论:它们如何影响动机、人格和发展》被世界教育协会选为年度最佳书籍。

我们来看看小学三年级的一间教室。

当你和教室里的孩子非常熟悉的时候,你首先发现的是,男生和女生的表现完全不同。

这个女孩双手放在膝盖上静静地坐着,听老师讲课。他们的噪音只是窃窃私语或窃笑。基本上,他们很守纪律。

男生不一样。即使它们勉强安静地坐着,也会情不自禁地扭动身体。更有甚者,他们很少安静地坐着。她们好像不太注意听课,也不像女生那么守纪律。他们大喊大叫,互相追逐。

全班安静下来,进行了一次测试。老师对考试不及格的学生说什么?

如果男孩考试不及格,老师通常会说:

“你上课不专心听课”,

“你不努力”,

“当我教授这些话题时,你环顾四周并与其他学生交谈”。

这些解释的本质是什么?它们是暂时的、特定的、非普遍的,因为你可以改变它们。

Dwick的研究表明,女孩听到的批评非常不同。因为他们上课好像很注意听课,老师也不能因为这些原因批评他们。

老师的一般说法是:

“你数学不好”,

“你的作业总是乱七八糟”,

“你从来不检查”。

听课不专心,工作不努力等暂时的原因大部分都被消除了,留下的是永久的,普遍的批评。


德威克向四年级女生提出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然后测试她们对失败的解释。

“为什么没有得到回答?”实验者问。

女生的回答都是“我不擅长填字游戏”或者“我觉得我不够聪明”。

但是做同样实验的男生回答“我没有专心做”、“我没有尽力做”、“谁在乎这个恶心的填字游戏”。

在这个实验中,女孩对失败的解释是永久的、普遍的,而男孩的解释风格更有希望——暂时的、具体的、多变的。

这里我们看到的是成人对儿童的批评是如何影响儿童的解释风格的。


卡罗尔·德韦克(Carol Dwek)在《终身成长》中提到了两种思维模式,固定模式和成长模式,反映了处理成功与失败、成就与挑战时的两种基本心态。

3.童年的危机会影响孩子对未来的判断。

1981年在德国海德堡,我听到著名社会学家艾尔德的一篇研究报告,讲的是儿童在极端恶劣环境下的成长。

在美国大萧条之前,一些有远见的科学家开始了一项关于儿童成长的研究。

这项研究持续了60年。研究对象是美国加州伯克利和奥克兰的儿童。目前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

他们接受了详细的测试和采访,以了解他们的心理优势和弱点。

这是对生命发展的研究。不仅包括这些孩子,还包括他们的孩子。现在他们的孙子也参与了这项研究。


艾尔德是一名社会心理学教授,长期研究社会变迁中大萧条时期儿童的生活经历。

Aird谈到了什么样的人安然无恙地从大萧条中幸存下来,什么样的人再也没有恢复过来。

他说,虽然一些中产阶级女孩在童年时遭受了家庭财富的损失,但她们基本上从中年早期的心理创伤中恢复过来,进入老年时身心健康。

和中产阶级的女孩一样,下层阶级的女孩在30年代饱受贫困之苦,却再也没有站起来。

到了中年,他们崩溃了。他们的晚年是凄凉的,身心都不健康。

Aird推测原因如下:

我觉得那些晚年过得很好的女性,是从童年的大萧条中学到了厄运是可以克服的。毕竟他们的家庭大多在30年代末40年代初恢复了经济地位,这让他们学会了乐观主义,也塑造了他们对不幸事件的临时性、具体性、外部性的解读风格。

相反,绝大多数低阶层女孩的家庭还没有从大萧条中恢复过来。大萧条之前他们很穷,大萧条之后他们依然很穷。他们学会了悲观。

他们的解释风格很绝望。当他们的朋友去世时,他们想,“我不能再交朋友了”。这种在童年时期学到的悲观主义影响了他们对每一次新危机的看法,破坏了他们的健康、成就和幸福。

从大萧条中幸存下来的女孩相信坏运气是可以克服的,是暂时的。那些被大萧条击倒,从此一蹶不振的女生,认为厄运注定,逃不掉。

所以,我们童年的危机就像是做饼干的模型,把我们塑造成未来的样子。我们用童年的解释风格来解释新的危机。

塞利格曼乐观的座右铭:

★孩子8岁时,乐观或悲观的解读风格基本定型。

★儿童的解释风格会受到三个因素的影响:

1.孩子每天都从父母那里学习各种事件的因果分析,尤其是从母亲那里。你乐观,孩子也会乐观。

2.孩子听到批评的方式也会影响他的解释风格。如果这些批评是永久的、普遍的和内在的,那么他对自己的看法就会变得悲观。

3.你将何去何从以及儿童早期生活经历的巨大变化。如果这些事件有所改善,他会更加乐观;如果这种改变是永久的、普遍的,那么绝望的种子就会深深地埋在孩子的心里。


乐观的孩子成绩更好。

我们先回到基础理论。当我们失败时,我们都会有一段时间感到无助或沮丧。我们不会像以前那样主动去做一件事,即使勉强去做,也不一定能长久。

乐观的人可以很快从这种短暂的无助状态中恢复过来。对于他们来说,失败只是一个挑战,只是胜利路上的一些阻碍。他们认为挫折是暂时的和特定的。

悲观主义者沉溺于失败,因为他们认为失败是永久的、普遍的。他们变得沮丧和无助。

一点小挫折在他们眼里就是大失败,但是失败就意味着失去一切,所以他们竖起白旗投降了。他们可能需要几周甚至几个月才能恢复,稍有挫折,就会再次陷入无助的深渊。

这个理论明确预言,在教室里,在操场上,聪明不一定成功。成功属于那些足够聪明和乐观的人。


1.悲观的解读风格会把不好的成绩变成习惯。

这个预测正确吗?当你的孩子在学校表现不好的时候,很容易让老师或者家长做出错误的判断,认为这个孩子不够聪明,甚至很笨。

你的孩子可能会变得抑郁,这种状态会让他不去努力和坚持,让他不敢冒险去达到自己潜能的上限。

更糟糕的是,如果你认为愚蠢或者智力不足是他成绩差的原因,你的孩子会把你的想法纳入自己的观点,他的解释会越来越差,成绩不好会逐渐成为习惯。

悲观的解读风格对孩子非常不利。如果你的孩子在三年级,儿童归因方式问卷的分数显示他是悲观的,那么他以后患抑郁症的几率很大。

例如:

辛迪上三年级的那个冬天,父母分居,父亲搬出去了。在这件事之前,她的解释风格比一般人要悲观一点。现在她总是无精打采和以泪洗面在一起。

她的学业一落千丈,她开始像一个抑郁的孩子一样退缩,不再和朋友交往。然后她开始认为自己没人爱,很愚蠢,这让她的解释风格更加悲观。

作为父母,重要的是要意识到你的孩子陷入了这个恶性循环,并教会你的孩子打破它。

2.父母离婚最容易让孩子悲观。

乐观的孩子比悲观的孩子更能抵抗不幸的经历,受欢迎的孩子比人际关系差的孩子更能抵抗,但这并不能保证这些孩子不会受到这些不幸经历的影响而变得抑郁。

以下是一些我们应该提前提防的不幸事件。如果这些事件发生了,你应该给你的孩子尽可能多的帮助和支持。

或者哥哥或姐姐去上大学或就业。

宠物死亡。你可能觉得这是小事,但是对孩子打击很大。

和孩子亲近的爷爷奶奶去世了。

父母吵架。

父母离婚或分居。这个是最致命的。

因为离婚和父母疏远是最常见的导致孩子抑郁的事件,所以宾夕法尼亚普林斯顿大学的长期研究主要关注有这种经历的孩子。


当我们开始这项研究时,大约60名儿童(约15%)告诉我们,他们的父母离婚或分居。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们仔细观察了这些孩子,并与其他孩子进行了比较。我们的发现显示了这一社会现象背后的意义,也让你知道在离婚的情况下如何安抚你的孩子。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你的孩子会很受伤。

我们一年测试孩子两次,发现这些孩子远比幸福家庭的孩子抑郁。我们曾期望这种差距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缩短,但事实并非如此。

三年过去了,这些离异家庭的孩子依然比其他孩子抑郁得多。这些离异家庭的孩子性格忧郁,上课不守纪律,不太热情,自我评价低,经常出现小的健康问题,他们也很担心。

重要的是,并不是所有离异家庭的孩子都会变得抑郁,有些抑郁的孩子很快就会康复。

所以一般来说,离婚并不会让孩子抑郁一辈子,只是让孩子更容易变得抑郁。


许多不幸的经历发生在离异家庭的孩子身上。

这些不断的不幸可能是离异家庭孩子抑郁的原因。这些事件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因为离婚或者离婚导致的抑郁症。

以下的事情大多发生在离异家庭的孩子身上。

他们的母亲开始在外工作。

他们的同学变得不友好。

父母再婚。

父母住院。

这孩子考试不及格。

离异家庭的孩子也可能经历更多导致父母离婚的事件。

父母经常吵架。

父母经常出差。

或者父亲或母亲失业。

这些离异家庭的孩子的世界是黑暗和凄凉的。他们有一种无法摆脱的抑郁症,中途放弃学业的比例远远高于其他人,很多看似无关的不幸事件都会落在他们身上。

如果你要离婚,我必须提醒你这些惨淡的数据,我有责任告诉你这些事实。


这个问题的根源可能不是离婚,而是父母之间的争吵。

在我们的研究中,75对父母不是离婚,而是吵得很厉害。这些家庭的孩子看起来和离异家庭的孩子一样坏。他们也会抑郁,在父母停止争吵后,他们的抑郁会持续很长时间,他们也会比其他孩子遭受更多的不幸事件。

父母吵架可能通过两种方式对孩子造成长期伤害:

一种是父母长期互相不满,互相吵架,然后分开。这些争吵和分离直接骚扰孩子,造成孩子长期抑郁。

第二种可能是吵架的父母是一对很不幸福的夫妻。争吵和分离虽然不会直接影响到孩子,但是孩子可以感觉到父母很不开心,这种感觉严重影响了孩子,导致他长期抑郁。我们的数据无法表明哪个理论是正确的。

很多人的婚姻都不幸福。结婚几年后不爱对方,却又担心孩子的幸福,勉强维持婚姻。

如果父母的争吵和分离是孩子抑郁的原因,而你把孩子的利益而不是自己的满足放在第一位,我会给你非常不同的建议:你愿意放弃分离吗?或者更难的挑战——你愿意克制自己不去战斗吗?


我不会天真到劝你永远不要吵架。有时候吵架是有用的,但是很多婚姻中的吵架并没有什么收获。

我无法告诉你如何打一场有意义的比赛。我所知道的是如何通过战斗来解决问题。

如果孩子看到大人吵架后达成的协议,有了明确的结果,孩子就不会那么震惊和不安。

这就意味着,在吵架的时候,你要尽力解决吵架的原因,让孩子看到,吵架在他面前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结果。

要学习好,光聪明是不够的。

在过去的100年里,能力和天赋被认为是学术成功的关键。我觉得传统太看重人才了。这些所谓的天赋没有准确的衡量方法,也不是预测未来成功的好指标。这种传统观点根本就是错误的。

传统观点完全忽略了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解读的风格。可以说,成功也说明风格,失败也说明风格。

哪个先来?乐观还是成绩优秀?常识告诉我们,有才华的人,因为有才华而乐观。但是我们的研究清楚地反映了相反的因果关系。

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保持SAT成绩、智商、寿险业务员资格考试等所谓的“天赋”不变,然后看看这些高天赋群体中乐观者和悲观者的差异。我们一再发现,乐观者的表现超出了他们的潜力,而悲观者的表现低于他们的潜力。

我觉得没有一个乐观的定义,所谓的潜力是没有意义的。


塞利格曼乐观的座右铭:

★悲观的解释风格和不幸的经历是诱发孩子抑郁的重要因素。

★父母离婚或经常吵架是最容易引起孩子抑郁的事件,很多不幸的经历会连续发生在离异家庭的孩子身上。

★失去乐观,传统智慧对成功的意义不大。

作者|马丁·塞利格曼

作者介绍:

赵华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已帮助过37人入驻年限10.9年
预约私聊。

—结尾—

标签:教育方法心理需求

如果你感觉本文有用,可以点击此段文字或下方打赏按钮进入赞赏页面赞助我们,赞助费用将用于服务器开支及程序开发支出,同时享有优先解决问题的特殊权限,您的赞赏将保留在本站的“赞赏榜”中,再次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Thanks!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打赏 微信扫一扫微信扫码打赏